1. <wbr id="jnauz"><small id="jnauz"><tr id="jnauz"></tr></small></wbr>
          2. 首頁> 散文游記

            一眼千年,又見敦煌

            又見敦煌,一眼千年。


            你已矗立一千年,在歲月的長河里,在千年的風沙里。歲月侵蝕了你的容顏,風沙磨礪了你的風骨。你巍然屹立,千年不倒。為了見你,我穿越了千年風塵和漫漫黃沙,我跨越了大半個中國,從21世紀的現代文明世界,從水草豐沛的長江之濱,來到你身邊。我終于見到你,如你的名字,你盛大輝煌,我熱淚盈眶。雖然你并不認識我。

            美文 | 一眼千年,又見敦煌


            第一次見你,是在兒時的課本里。敦煌、莫高窟、壁畫、飛天,像一串有魔力的符號,又猶如神奇的密碼一樣,鐫刻在我的心上,我想要破解密碼里到底藏著些什么。我想見到你,一切會豁然開朗,我會見到你嗎?


            你遠在千里之遙,在戈壁沙漠與漫天黃沙之間。你遠在千年之外,在顛沛流離的時代。


            我想要抵達你身邊。你還在嗎?


            一帶一路的興起,讓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到這座邊陲小城,人們紛至沓來,只為一睹你的風釆,哪怕只是遠遠地望著,哪怕只看一眼。


            一千年后,我終于來了,我在你的腳下,虔誠地望著你。撥開千年的風沙,撩起神秘的面紗,我見到了你。漫天黃沙散去,大西北的天空遼闊而晶瑩,藍瑩瑩的天空下,你靜靜地矗立著,面對千年后的文明時代和自詡文明時代的人們。而你的文明,比我們早了一千多年,你卻靜默不語。


            我輕輕地走近你,怕我的腳步驚憂到你;我盡量控制住呼吸,怕來自現代社會的混濁氣息侵擾了你。游客中有人不知覺地伸出手去,觸摸到的是冷冰冰的玻璃,訕訕地縮回了手。我不禁冒出一身冷汗。一百年前那個寒冷的沙漠之夜,這里發生了一場浩劫,九千多個經卷、五百多幅繪畫,裝了二十九個大箱子,五輛大車,每輛都要三四匹馬來拉。在后來的漫長歲月里,災難接連而至,每一次,都是一次流血的記憶。那是一個國家的傷口,那是一個民族的傷痕,傷口早已風干,傷痕仍在,那是不能忘卻的記憶。所幸,我還是來了,趁你還在。

            美文 | 一眼千年,又見敦煌


            隔著千年時光,隔著似有若無的玻璃,我終于見到你,我靜靜地凝望你。你離我很近,卻又很遠。目光企及,卻難以抵達。


            我輕輕地走近你,那穿越千年而來的壁畫,有的依然鮮艷奪目,人物形象栩栩如生……有的因遭受人為破壞,已經開始剝落,容顏不再光鮮,有的已殘缺不全,流落異國他鄉……


            幸運的是,我還是見到了你,見到了真實的你。走進那幽深昏暗的石窟,滿眼都是精美的壁畫。其畫工之精致、色彩之豐富、圖案之繁復、構圖之精妙、人物勾勒之精致,令人嘆為觀止。我難以想象,在那遙遠的年代,沒有高超的科技手段,工匠們是如何實現這樣恢弘的工程的?尤其是那滿墻的小佛像,如同三D打印出來的,無數個圖案一模一樣,幾乎無一偏差,甚是壯觀。

            美文 | 一眼千年,又見敦煌


            慢行慢看,行走在昏暗的洞窟里,我的眼前總會倏忽一亮。那是什么?有人輕聲道。我抬眼望去,洞窟的頂上,有很多年輕的女子飛了起來,衣袂飄飄,神情明媚,細膩豐富的面部表情,層次分明的色彩,飛舞的衣袖和裙袂。是飛天!我不禁驚呼起來。以前只在文字描述和圖片中見到的飛天,今天第一次真實地呈現在我眼前。飛天,是敦煌的標志,臨空飛舞、彩帶飛揚、反彈琵琶、奏樂散花,極富節奏感和韻律感。那神奇的圖騰,是遠古的歲月里,一種神秘的力量,讓人安詳。


            我繼續行走著,在昏暗的洞窟中。我聽到一百年前,一群人在黑夜中搬運的窸窸窣窣聲,雖然聲音極其微弱,行動極其隱蔽,但我還是聽到了。我聽到王道士與斯坦因的對話,我聽到遠古的嘆息聲。一千年的傷痕猶在,歲月抹不去記憶。

            美文 | 一眼千年,又見敦煌


            敦煌,曾經多么盛大輝煌,又曾經多么落魄頹敗。遺憾的是,我沒有親眼見到你的盛大輝煌時期;幸運的是,在千年以后,我能夠安詳地走進你,安靜地面對你。


            曾經,敦煌是國際性樞紐大都市,集中了全球百分之六十的絲綢、玉石、僧侶和職業婦女。大約,就像現在的上海一樣吧。


            敦煌,就這樣存在了一千多年,有過落魄,但從未被遺忘。在來敦煌的第一天,敦煌畫院里那位美麗優雅的李藝老師十分自豪地說,她生于斯長于斯,她熱愛敦煌,敦煌已經成為一種精神,吸引著一代又一代人來到敦煌、研究敦煌、守護敦煌,才有了舉世聞名的敦煌。我們很幸運,能夠這樣靠近敦煌。


            走出神秘的洞窟,傍晚六七點鐘的太陽,依然很熱烈。大西北遼闊的天空,藍得沒有一絲雜質。一排排土黃色的石窟,沿著山體延展開去,蔚為壯觀。九層樓的建筑依然在,依山而建、高聳飛檐、朱漆欄桿,映襯著大西北湛藍的晴天,雄偉壯觀。這座初唐時建的木結構九層樓即莫高窟第96窟,已成為莫高窟的標志性建筑。

            美文 | 一眼千年,又見敦煌


            我流連于此,時間太短太短,千年的文化,用多長時間來觀瞻都不為過。一眼千年,得有多深的緣分,才能穿越時空,彼此相見。由于歲月的侵蝕,很多壁畫正在毀壞,可供參觀的洞窟越來越少。盡管保護的力度不斷加大,但自然的力量,是人力所不能阻擋的,只能盡量慢一些,再慢一些。若年后,不知道后來的人們能不能如我一樣有幸看到。


            余秋雨說:“看莫高窟,不是看死了一千年的標本,而是看活了一千年的生命”。


            一代又一代的工匠在莫高窟里辛勤勞作,這些藝術的壯舉匯聚起來,是何等壯闊的生命!人類不能阻擋時間的步伐,不能阻止大自然之手,但藝術的生命永恒。再過一千年,或許敦煌已幻化成一個符號,但那曾經的盛大輝煌,定會永恒。


            一眼千年,必將永恒。

            來源:頭條@世間百態o3o



            亚洲天堂在线无码吧_久久国产免费福利永久_色综合久久中文综合网_国产成人AV电影院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