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wbr id="jnauz"><small id="jnauz"><tr id="jnauz"></tr></small></wbr>
          2. 首頁> 館藏文物

            嬰兒干尸

            敦煌歷史源遠流長,回望漢唐歷史,悠悠兩千年,敦,大也;煌,盛也,先輩留給我們的寶貴財富數不勝數,莫高窟,是寶貴的世界文化遺產;陽關玉門關,是華夏民族與世界人民第一次握手的地方;懸泉置遺址,是古代官方東來西往的歇腳處,這些遺跡與遺存就是歷史的見證。

            在陽關博物館兩關漢塞陳列展廳,有一件見證了陽關歷史的文物,這是一具漢代的嬰兒干尸,距今已經有兩千多年的歷史了。

            文物 | 這個世界,我曾經來過——陽關博物館館藏嬰兒干尸

            這具干尸出土于陽關去往西域南道的一座殘破烽燧附近。據考證這個嬰兒只有一兩個月大,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它的頭骨部分,額頭余棕色胎發;在嬰兒身上裹有兩重衣衾,半露額面,下部束帛帶,衣被等朽爛嚴重,唯見紅、藍色絹帛及棉絮。更奇特的是,這個小小的嬰兒居然還用一副棺木裝殮。棺木外裹一層羅布麻編制的密紋草席,棺木由胡楊木刳剖制成半筒狀,分蓋、底兩部分,兩端鑲扣檔頭木,棺底鋪一層棉被。在條件艱苦的邊塞地區有絲綢被褥,還有棺木,足以見得他的父母家人對他的疼愛和寵愛,可惜的是,他還沒來得及看看這個世界就永久的沉睡了。

            他的父母是誰?他是男是女?他是怎么夭折的?為什么能保存這么久?帶著這些疑問,我們抽絲剝繭,來一一分析。

            文物 | 這個世界,我曾經來過——陽關博物館館藏嬰兒干尸

            這具嬰兒干尸在出土時沒有發現相關的身份證明,他的父母是誰,我們只能進行推斷。根據出土地點,很有可能是當時守關將士或者駐燧戍卒的孩子,而且這位將士的官職地位也是比較高的。在古代普通人家的孩子夭折,只是用草席卷裹然后掩埋,但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嬰兒是用絲綢被褥包裹著的,雖然當時中國是生產絲綢的賽里斯國,但是只有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家才能使用絲綢這樣的名貴布料,由此可見他是個家境富裕的人家的孩子。

            出于對文物的保護和對亡靈的尊重,沒有人掀開絲褥去考證過他的性別,所以,很遺憾,這個孩子的性別是男是女,目前無從得知,仍是一個謎題。

            文物 | 這個世界,我曾經來過——陽關博物館館藏嬰兒干尸

            古代的交通和醫療條件并不像現在這么好,嬰兒夭折是時常發生的事。而且在邊塞地區,生活條件更為艱苦,或許是一次極其普通的風寒感冒,就奪走了這個孩子的生命。為什么尸身保存的這么完好呢?主要有兩個原因,第一個原因是:不同于埃及木乃伊,這具嬰兒干尸完全是大自然的杰作,在我國除了新疆有被大眾所熟知的干尸,與此相鄰的甘肅敦煌同樣具有降水稀少氣候干燥的特點,也是干尸的主要保存地區之一,由于地處干燥高溫的沙漠,尸體在自然狀態下就能脫水干燥。第二個原因是:胡楊木堅固不易腐朽。胡楊木又叫英雄木、長壽木,素有三千年美譽之稱,生而不死一千年,死而不倒一千年,倒而不朽一千年,所以棺木至今也保存比較完好。如果說還有別的原因,那就是兩千多年來沒有人發現這具干尸,也就沒有遭受到人為破壞,所以保存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陽關兩千多年的歷史變遷,或繁榮,或沒落,都被他無聲的注視著、見證著,不怕被吵醒,只怕無人肯為他停留。


            亚洲天堂在线无码吧_久久国产免费福利永久_色综合久久中文综合网_国产成人AV电影院在线